大藏剑山庄

【Fate】【枪弓】红与蓝的圣杯战争(FA世界线)89

蓝辰:

第八十九章


没有什么敌人是狮身兽拦截不了的。如果有,那就多放几头;如果还是不行……没关系,还有整支军团和狮身兽女王待机中!无限量供魔下,太阳王有足够底气在张开大神殿之际,还随时搞大事!


随着热沙狮身兽进场,红方、黑方的颓势更加明显。不过真正压倒金红黑三方攻守平衡的,还是迦尔纳的问话。


「古埃及的王,是你们解救了红方其它御主?」挥舞神枪的苏利耶之子非常直白。说话时,他正横枪以一对二,凭魔力放出引发的太阳之火与狮身兽们周旋。


空中庭园被迦尔纳护在身后。


主导这座空中要塞的女帝心中自有考虑,她也不抢救别的,庭园里只有各种攻击术式均在加速修复。


迦尔纳的问法令她不悦地蹙眉。


使用「解救」一词是什么意思?那分明是抢夺!


多亏有天草把她安抚下来,恳请这位女帝陛下稍安勿躁。


「哈!既然是身为异国法老的你向余提问──余可以回答你。」太阳王低头,金色瞳孔对上那双仰视的翠绿眼睛。他注视着对方眼中的平静,正面应下迦尔纳的猜测:「那些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凡骨,已经被遣送回他们的来处。」


「明白了。这样的话……这就当作我的感谢──」魔力在枪尖汇聚,迦尔纳掌中化作神枪的不灭之刃猛地直贯出去,完成一次漂亮暴头!


不消说,那个倒霉孩子就是太阳王其中一头狮身兽。


这一枪,战果斐然!


可惜暂时统一阵营的其它人还来不及稍微表达喜悦,就被没有头的狮身兽上了一课「论战斗续行的重要性」──迦尔纳反应不及似的,被失去头颅的狮身兽一爪子从天空拍到地上!那一声闷响,那一片尘烟,都证实了这一下绝对不轻。


尽管很多人都晓得拥有黄金甲的迦尔纳不会因此有大损伤,不过帮他疼一下的潜意识,倒是一个两个都有。


少了红之Lancer为屏障,空中庭园顿时不得不再次直面来自金方的宝具雨和魔力光雨洗礼。此前一度抢修失败,现在二度被打扰的修复工程,只得暂时宣告中断。


迦尔纳就是故意的。


连他本人也没有想过掩饰这一点。


「你还要继续放任他?Master。」女帝针对御主的念话连环call到了。


「因为大家性格不同啊。对待他、目前这样正好。毕竟Lancer……迦尔纳是施舍的英雄,会响应召唤也是因为召唤者的需要。原本他已经没有继续留在我方的理由。」


天草四郎看得很透彻。


对这位少年圣人来说,只要不妨碍他救济全人类,不被他划归敌人,他其实凡事好商量;属于不管跟谁相处,都能在对方心中留下好比如沐春风第一印象的那类人。更直白点讲,就是这个人的脸和气质很有欺骗性!


「但这个男人留下来了。虽然他怠工。」赛米拉米斯明显仍有怨念──迦尔纳的表现太不把亚述女帝的权威放眼里。


「呵……也就是说他还有留下来,才能够『响应』的事情必须做。他答应过某个人要完成某件事。做为吾之Master,你的要求也太低……还是那个只要愿意协助你推动计划,凡事都能妥协的论调吗?」


王之间,玉座上,赛米拉米斯透过拥有千里眼性质的魔术,注视着她的御主。她见他唇角翘起极浅的弧度,认可了她的疑问句。


他说「是」,旋即话锋一转,道:「有没有办法追踪到金方的新据点?带着大圣杯,他们不太可能再回去锡吉什瓦拉。」


「当然可以。不要小看吾!嗯,还有一件事,Caster说你拜托他的新剧本有灵感了,问你什么时候过去找他?他好大的胆子,居然说要提前预约,否则会妨碍构思。」


「呵,大作家脾气古怪点也没什么。请妳转告他这边结束我就过去。」


言至此,天草主动结束这次的念话。


是的,他准备放弃这一次的大圣杯争夺。他既然能够为这次的圣杯战争准备六十年,又怎么不能为重新夺回大圣杯多准备几天?这回金方杀出来的突然,他们准备不够充裕,栽了也在情理之中。


他不担心半途跌倒,只要依然第一个抵达终点就行!


 


随着红方果断放手,感觉被耍的黑方自然不可能继续独力支撑,理所当然,大圣杯最终被天之锁捆着,让维摩纳招摇地拉走了。


紧接着,红方、黑方动作几乎一致的立刻祭出各种监控手段。两方的逻辑很朴素:大圣杯可以被夺!可是夺走大圣杯还想玩消失?作梦都别想!


然而……那两艘飞行宝具偏偏在黑方领地的森林里失踪了!凭空、失踪了!彷佛瞬间切入其它空间、失踪了!


「找!」


那么大的许愿机,那么大的飞船──还两艘,怎么可能说不见就不见!当然要找!两方阵营里,这道指令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就成为当前行动的核心准则。


数分钟前才被耍的黑方不禁暗暗窃喜。


在弗拉德三世圈定的领地里,在尤格多米雷尼亚世代经营的土地上,他们的地利优势再明确不过!


 


任凭外头一群英灵和魔术师瞎折腾,大神殿里,金方全体一致在围观这个首次清清楚楚摆在眼前,不是埋在哪个洞里坑里的大圣杯。


为了重现第三法奇迹,不惜奉献自身魔术回路的初代冬之圣女,便是大圣杯中心狭缝看进去可见的美人雕像的真实身份。


然而,对现场参加过冬木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几位来说,看见雕像那张熟悉的脸,他们首先想到的肯定不是爱因兹贝伦的初代冬之圣女,而是另一个名字:爱丽斯菲尔.冯.爱因兹贝伦──卫宫切嗣的妻子,Emiya名义上的养母,第四次圣杯战争里充当圣杯降临凭借的小圣杯。


「根本一模一样嘛!」


库丘林很实在,一模一样就说一模一样!反正和记忆里的爱丽斯菲尔比对,单论长相,他是瞧不出区别来。


「这很正常。爱因兹贝伦的小圣杯,一直都是以初代圣女羽斯提萨为模板,不断进行优化出来的。」二世站在旁边补充。


如果没有穿越,在他原本的世界线,这位已经着手在研究如何拆解大圣杯?自然不可能忽略上述的最基础情报。


倒是站在他们中间的Emiya安安静静。


他抱着胳膊盯着人像,两只眼睛微瞇,彷佛在观察加思考,又好像只是绷着脸在掩饰思绪的停滞。


还不如持有过圣杯或者与圣杯失之交臂的人有感触。连亚瑟都叹了句:「圣杯的真面目……真是跟想象中完全不一样。」


就算不曾持有圣杯的岩窟王,瞧着这大玩意儿都不免有些在意的上下观察。


「赝品罢了。」


吉尔伽美什这会儿又不屑了。当然他也不会否认,刚刚在外头高声宣告,要大圣杯回归王之宝库的大爷也是他。


──只要是宝物,必然来自英雄王的宝库。这是王的法则,也是某种程度上的事实。


「……接下来换成按照我们的规则,继续这场圣杯大战。」沉默的Emiya总算跟上气氛,开了尊口:「外面的人正好先放着他们发泄,顺便冷静冷静。等他们冷静下来,新规则我和Ruler会负责说明。」


不怪他一时静默。


毕竟大圣杯……是圣杯战争发起的因,而「卫宫士郎」的人生起点,正是由第四次圣杯战争终局引发的那场大火,揭开序幕。


这份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的因果关系,其实挺纠缠不清的。


反而是站得老远、旁边有个狂王正用尾巴环住腰部的卫宫,基于记忆的大量缺失,即使大圣杯触手可及依旧没多大感触。


他能够记住的东西太有限,有限到甚至必须每天写日记来帮助记忆。不过Emiya现在说的作战计划……大约这些日子总是听见,恰好这几天状态又不错,他有印象。


简单说,接下来金方据点就会成为一个奖励为大圣杯的大型副本,将开启给红方、黑方来挑战。


最后他们会把大圣杯,交给任何愿望「正常」的闯关成功者──记住、要正常啊!天草四郎那种算是不正常的!


「那么余就期待着了。期待有真正的勇者,能够闯到余的跟前来!」


「太阳的说得好!杂种不配目睹王之真颜。你们前面的小卒,敢把乱七八糟的杂种全放进来,本王可不会轻易饶恕!」


听就知道,这两位等于最后的守关BOSS。


小卒.亚瑟,挂着迷之笑容不说话。


小卒.狂王,面无表情的也不说话。


──没办法呀!他们俩又能怎样?和两个大半夜宁可不睡觉,也要狂刷游戏机的电玩宅男较真,未免也太掉份。


说起来,这还是吉尔伽美什把奥兹曼迪亚斯带坏了!


然而在私底下,Emiya其实跟库丘林是这样说的:「玩RPG闯关游戏,总比玩BL养成强。」──先不说后面那个是谁提出来要试玩,游戏里的恋爱情节太梦幻也是问题!现实中有性别相同伴侣的表示,解构投影这种东西……恕他拒绝!重现真实版?恕他再次拒绝!


听完抱怨的库丘林大力点头,一百个同意。